<span id="6727k"><sup id="6727k"></sup></span>
  • <strong id="6727k"></strong>
    <dd id="6727k"><video id="6727k"></video></dd>

    <track id="6727k"></track>

    <optgroup id="6727k"></optgroup>
    <track id="6727k"></track>
    <input id="6727k"></input>
    <samp id="6727k"></samp>
  • <optgroup id="6727k"></optgroup>

    雪落王城意未央

    湖南省財政廳 www.qn227.com 時間:2019年01月16日 【字體:
      記得兒時,雪落年關,一場鵝毛大雪把歲尾年頭拉在一起,兒時增歲仿佛于雪浴中洗禮自然而成。那時,家家戶戶門上貼著大紅對聯,門外雪地上灑著放過爆竹后的大紅紙屑,門檻上扎成的大紅燈籠高高掛著。整個村落潔白和喜紅相互摻和,把一年中最為興奮的時光襯托著分外清晰。

      多年未見大雪的王城,因今年連下的二場大雪,將大地染成一片潔白,描繪出一片新畫卷。看著飄飄而下的雪花,內心涌現出童年的喜悅。

      老家門前有兩口水塘,兩塘之間用青石砌的涵洞相連,左邊一口是用來洗衣洗菜的,位置稍高,水質較清,右邊一口塘用來洗馬桶之類的,水較深,水質較肥。冬天,接連霜降后看到冰粒子一下就知馬上要結冰了,屋前的兩口塘在零下四五度時,凍夠兩日以上可以行人,兒時急近等待的就是這一天。

      六歲時,接連冰凍后,氣溫聚降到零下7度,屋前左邊那塘冰層看起來結得厚實,清晨,一丟飯碗,急著想踩上去過把癮,小伙們先用大石頭咂幾下,看結實否,再用大木頭使勁打幾下,冰層沒反映,估計能上了,我一腳上去,一不小心,滑到塘中心。邊上的小伙因人較多,也一齊而上,冰層壓力過大,“沙沙”一響,知道不妙。我滾到塘另一邊,邊上看熱鬧的大人,全力把人拉上去。還沒拉完,邊上的冰已裂縫,嚇出一身冷汗。

      屋外的坪地上,小伙伴小姑娘攪合在一起,分成二邊打雪仗,都不因那時缺衣少食而煩惱,記得小時候我穿著姐姐退下不能穿打了補丁的大花棉襖與穿紅掛綠小姑娘混在一起,不把對方打成半個雪人絕不收手,手冷時,用嘴吹口氣,擦一擦,回暖點繼續戰斗。

      近十年,雪跡難覓,聽專家解釋:地球回暖,雪會越來越少。沒有雪的冬天,總感覺好像缺少啥。幾日前臨睡時,聽到打在雨陽罩上沙沙作響的沙粒子,知一場大雪將落,冰凍與鋪雪即將臨近,那一夜異常興奮,迷迷糊糊半夜才入睡。

      冰凍數日后,一場鋪雪飄然而至,今年的雪比歷年要大,一場接一場的,漫天的飄雪給孩子臉上帶來喜悅,放開媽媽的手在雪地上吆喝院里的小伙伴們,大家攪在一起堆雪人,不一會兒,一個個雪人立在院中、馬路旁,小媳婦們幫著梳裝打扮,一條紅布系在雪人脖子上,用木炭畫出俊俏的大眼,耳朵上吊一串胡羅卜做的耳環,鼻子一樣凍得通紅,多方加工完成后,看著滿意重開雪地大戰,穿紅帶綠打扮花俏的雪人給銀裝的古王城帶來一片盎然生氣。文廟的那珠寒梅今年迎雪怒放,在白雪中綴出點點妍紅,淡淡的暗香給游人帶來溫馨的回味,心靈上的一種喜慰。古城石徑上,一把把花紙傘前移,一邊行走一邊擺姿自拍,雜亂的腳印把平整的雪地弄出一片零落。

      漫天雪花,像春天的柳絮一般不停地飄舞著,整個王城銀裝而成,雪壓寒枝低,風催飄雪近,成排的桂花樹,象一排白色蘑菇伸向遠方,農家瓦上墜下一串串晶亮的冰珠兒,那綿綿的白雪世界,處處瓊枝玉葉,條條街道上粉裝玉砌,大地皓然一色,一派瑞雪豐年的喜人景象。

      鋪雪下后,預示著晴天到來。見到久違的太陽,屋外的殘雪在一點點消溶,孩子的心一絲絲在收攏,回歸到久違的課桌前,大人到了接送陪讀的時候。

      瑞雪已現,豐年在即,一個雪白的世界,帶來了一個祥和的好年景。


    六度影院午夜福利app